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423172927634982.jpg

今天是2021年10月17日。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拿到了SRRV卡。

在这个国家,长期合法居留的身份问题,不再是我的困扰。

今天是周日,我在床上躺了一上午,回想在菲律宾这三年的日子,有很多眼泪在眼框里面翻涌。

三年前的这个秋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卖了我的车,办理了签证,同时也给俩儿子去各自的学校报道。

那时候,大儿子已经在菲律宾,他中考结束就来学语言,我想着在国内三年初中的辛苦,好不容易才考上的重点高中,万一,在菲律宾功课跟不上,回国孩子上学还有个去处,因为教育,没有办法试错,这是不可逆的。

开学那天,我带着小儿子去给大儿子报道,老师答应给我保留一个月的学位。

然后再把小儿子送去小学,占上学位。小学的老师说,给我保留半年的学位。

那个时候,是很分裂的,不停的跑学校办手续,公证处,双认证,处理一切带不走能卖的东西。

和众多亲友聚餐告别……

当我带着小儿子在广州白云机场起飞的时候,就一直哭,因为我知道,这次离开,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来,就是旅游,终归要回去的。

这次是把家当都三瓜俩枣的价格折腾了,连根拔起,要到菲律宾落地生根,想办法活下去。

刚开始来的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人,住在22平的小公寓里面,房子是租的,我想把我国内的书运过来,可惜没有地方。

这个小小的单间,俩儿子睡床上,我和老公睡在地板上,那段时间,我经常在半夜醒来,会忍不住哭。

图什么啊?

国内有房有车,受人尊重,在呼和浩特,遇到事情,报一下名字刷一下脸,基本都有可以解决,在这,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是谁,我是干啥的。

再想想国内130平米的房子,家里的客厅30平米,在这里,连一个餐桌也摆不下。买一个小小的折叠桌,吃饭的时候,人都是坐在床上。

那个时候,也经常问自己,为什么要离开?

我想写作,没有桌子怎么办,就在阳台上支一把伞,把笔记本电脑放在纸箱上,凑合写。

有一天,刮大风,把雨伞刮跑了,我担心雨伞掉下去把行人砸坏,赶紧下楼去找,找了几圈也没有找见,那几天总是提心吊胆,担心保安来敲门,告诉雨伞把谁谁谁砸坏了。

在一个陌生的国家,举目无亲,语言不通,无房无车无工作无收入无认识的人,那是我这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光。

白天要去给孩子寻找学校,去退休署办理手续,乘坐票价最便宜的吉普尼去卡提马菜市场买菜。

晚上回到家,做饭,写作,半夜起来打蟑螂。

等拿到了SRRV,把孩子送去了学校,稍微稳定一点点。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18年年底。

为了可以在菲律宾活下去,我主动选择做了一名在马尼拉的SMDC房地产公司的经纪人。

当我决定要做这一份职业的时候,我在夜里孩子都睡了以后,忍不住哭出声音来,我不清楚我为什么哭的那么凶,是放不下以前国内的的社会身份吗?

是不甘心,靠个人爱好及写作,无法养家糊口的狼狈么?

是后悔,携家带口离开中国了么?

是想回,也回不去了么?

那段时间,每次和老公吵架,我都想过回到中国。

对于一个不会英语的人来说,生活在菲律宾,各种不方便。

我走在大街上,等于就是睁眼的瞎子,长着耳朵的聋子。如果你英语好,你就无法理解和感知我的那种无助状态。

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我的老公,如果和他吵架,最难过的事情,不是吵架本身,是我在菲律宾能够活下来,不得不依赖他,而我又不想依赖他。我这个人吧,没啥能耐,自尊心倒是挺强的,这样的生活,在每天,都挑战我的极限。

我提出要回国的时候,他们父子三个人都不想回去。

想到孩子上学的难,因为基础太差,连续留级,我心里是各种难过,把家人折腾出来,很难说是对是错,国内那种教育模式,只要凭实力考进去了重点高中,跟着学校和老师的节奏走,差不多大概率就可以考上大学了。

在这里,每一年升级都很费劲,论文完不成,成绩不达标,就不给上11年级,眼看着国内同学今年都高考了,我们赶紧找学校给娃一对一补课,总算是踉踉跄跄跟上了。

大人每天忙着工作赚钱,没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对于没有任何家底来到海外谋生的中年人来说,一天就是这点时间,用在工作上,就有钱给娃交学费,有钱供房子车子,有钱给保姆、助理发工资,孩子的一切基本都是扔给保姆了,我知道这样不好,只是目前依然没有能力和底气去改变。

如果把时间用在陪伴孩子身上,就没有钱来维持这一切的开销,在矛盾中寻找平衡吧。

因为,中介,几乎就是没有休息日的,周末,客人才有时间租房,看房,签约。

接待客户重要,还是陪孩子重要,都重要,咋选择,都是难题。

最开始,我只是卖房。

到2020年9月,开始代客户验房,收房,配置家具家电,寻找租客。

这些工作及其琐碎,占用大量时间,伴随着疫情的起起伏伏,除了封城,基本每一天都在工作中。

不怕感染么?不怕死么?

当然都怕,可是,客户的房子,总要有人管理,大部分同行,为了躲避疫情都回国了。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回去。

但是想想,一家人都回去,机票钱,检测钱,酒店隔离的钱,加起来就是一大笔,我们回去还没有住的地方,因为我把国内的房子都卖了,回去也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收入,只有开销,时间久了,撑不住啊。

来来回回的琢磨,留下,一家人在一起,家务活,起码有保姆帮忙。工作上的事情,也有助理帮忙,最最重要的是,有大房子住。

我们是在封城的前俩月,搬到大房子里面的。

现在回头看看,假如没有听飞哥和刘老师的劝说,咬咬牙买这个三房三卫的大房子,等到封城,孩子在家上网课,我们的小房子根本就摆不下两个学生的课桌,那么小的房间,只有一个卫生间,加上保姆,住五个人,24小时关在家里,我很难想象,疫情期间5个人住在一个小房间里,那空间咋分配。

幸好,封城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窝,都有自己的电脑桌,不至于在逼仄狭小的公寓中崩溃。

感谢飞哥,感谢刘老师,当年劝我一起买大房子,为家人提供宽敞一点的住所。

工作累,工作忙,都压不垮我,不会英语,也打不倒我,现在已经克服学习英语的障碍,请了老师,每天线上学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学费300披索,当我很累也学的很吃力的时候,我就想,不能白白浪费这300P,冲一杯咖啡,强打精神持续学习。

上课的时间,以前都是早晨9点到10点,和我每天的黄金工作时间冲突太大,后来修改到晚上8点到9点。

刚学了一个月,我的英文老师感染了新冠病毒,他这一病,课程就中断了,后来我也病了,我到目前,还没有被感染,但每隔一段时间,总是会累到病倒。

就这样,课程自然而然就不上了。

有一天,我的搭档,来我的办公室,她说太渴望和我自由自在的当面交流,不再是依赖软件,更不是依赖我老公在中间来回翻译,她说,她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了中文,除了简单的你好,谢谢,再见,饺子,等,别的她就不会了。

她走后,我立刻联系老师,咱们重新开始上课吧。

有时候,我从外面做完事情,到家就快8点了,老公就说,这么累,先吃饭吧,和老师请假,别上课了,何苦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这么紧凑?

我说,我希望你不要在阻拦我学习了。

我这个人,从小命苦,父母不肯花钱供我上学,我这一生,只有在学校里面读过5年小学。

我知道我自己的致命短板,我这样的一个文盲,走出国门,来到菲律宾讨生活,如果我学不会这的语言,无法给我一个满意的让我自己喜欢自己的理由,我不想再有任何借口来拖延这个事情。

以前,我说,我不来菲律宾,我不会英语,老公说,怕啥,他会,他一直在我身边。

那时候,我是信他的。

来菲律宾,是他先来的,他找到工作,那点工资可以交学费租房子,支撑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开销,然后才是我们母子三个人也过来投奔他的。

最开始的前半年,都是他一个人挣钱养家。

菲律宾,对我来说,干啥都难,买车,说明书看不懂,开车,路标看不懂,但是,我还是选择了买车,硬着头皮开车上路,天天开着车在外面跑,大多时候,老公都会在副驾上陪着我。

后面,随着我这边工作量越来越大,我让老公辞职和我一起服务客户。

老公这个人,不习惯和我一样拼命工作,他习惯慢慢来,我们的节奏出了问题。

我让他打印一份材料,他不肯,明明是1分钟就可以打印完,宁肯花俩小时吵架,也不会花一分钟先打印,这一切,一周,或者半个月就会来一波,我觉得太累了。

后来,我请了助理,因为工作的事情吵架会少一点。

这中间,我不止一次想过离婚,他也是,离婚协议书,他已经写了好几个版本。

终究还是没有离,因为也不知道,拿着中国的结婚证,人回不去的情况下,咋办理离婚手续。

离婚,也不是一种失败,也不是没有相爱过,就是在一起节奏不一致,俩人都累,一个往前走,一个原地踏步,这样的婚姻,质量已经不咋地了。

也不完全是因为工作不合拍就想要离婚。

发生的两件事,令我对人间的婚姻心灰意冷。

去年,因为一笔钱,被银行冻结了三天,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但是摊上了,我的处理态度,就是,眼下要做的重要工作需要继续去做,同时找办法,问清楚是银行冻结,还是公安局冻结,要查清楚原因。

我老公的解决方法,就是把穿好的防护服脱了,不出门工作了,我说已经约好了业主做交易,我们不能不去,他说,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我说我英语不好,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去,他不肯去,他说,这笔钱,什么时候解冻,我什么时候和你去,如果你想现在让我和你一起出门,你现在就给我解冻……

我说,我会处理这个问题,我需要时间去联系我的开户行经理,但是现在需要开车出门了。

不管我怎么哀求他,他就是不出门了。

我一个人开车出门,那一天,一路上,我的眼泪是往眼睛里面倒流的,我担心眼泪太多,把我的眼镜弄花了,影响开车安全,就使劲使劲忍着不哭出来,实在忍不住,就在等红灯的时候,仰头……

那一天,我独自一个人,完成了交易,和三个难缠的韩国人弄到天快黑了才结束,从我离开家的那一刻起,我是不想再回家了。我就想一个人开着车,走到哪算哪,我是不想再看见他了。

那只是我心里头真实的想法,我还会想到家里的孩子会等着妈妈回家,我还要联系银行方便搞清楚为啥冻我的卡。


我在楼下,停好车,平复一下内心的复杂情绪,上楼回家,我主动和他打招呼。

这一整天,我一个人在外面,没吃没喝,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他电话和微信都没有联系我。

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计较,我只想俩人之间不在这样内耗,那一天,我知道,在他的选择里,钱最重要,我不重要的,钱被冻结了,他就和死机了一样,毫无生气。

那一年,我们结婚19年了,一起经历了婚姻中的每一天,俩人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样子,还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生所爱,平时就算因为工作或者教育孩子出现分歧,或者吵闹,我一直都坚信,我们俩是相爱的,这份爱,可以修补所有裂痕和伤害。

但是,那件事情的发生,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绝望,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份爱,是那么的脆弱,一张冻结的三天的银行卡,无情的展示给人们看,爱情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

三天后,银行查询我的卡没有任何问题,自动解封了。

我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死机的他他立刻复活,那眉开眼笑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很陌生。

在他看来,这件事是虚惊一场,一切都过去了。

在我心里,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死了。

还有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

那天夜里,我做梦了,梦见我和哥哥吵架,我说当时如果父母让我读书,那么我和你的人生就是对换的,你所拥有的受教育权利,是以牺牲我和姐姐辍学为代价的,在梦里,我哭醒了。

白天,我和老公要出门工作,临出门,发现铁皮柜子的锁坏了,我和他说,先关上门,出门办事,回来在弄,如果修不好,我找人来维修。

他说不行,修不好不出门,我说,我约了人10点必须要到SMDC,他说,要去你去,修不好我不去……

我说我自己去不行,助理也有早就安排好的收房工作,现在我们一起走,回来我负责修好。

我说的嗓子都哑了,他就是不同意先去办理重要的工作,就是坐在地上弄锁,我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急的哭起来了。

我和他说,我夜里做梦心情就不好,也没睡好,我们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和别人的约定,我们要有契约精神,他说,你做梦心情不好是你的事情,和我有啥关联。

俩孩子,听见我们吵架,都不上课了,跑来我们的房间,抱住哭泣的我,我还是求着他,一起出门去工作吧,他还是不去,他说让大儿子和我去,我说儿子要上课,他说,不要念书了,家里都这样了,还上屁课,我就更加绝望……

我心里藏着难过,强撑着出门去工作,工作真的比伴侣更可靠,更治愈人的内伤。

我苦撑了一周,病倒了。

这个十月,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很疲惫的感觉,工作累,我想这只是一方面,倒下的原因,是某种信念又一次坍塌。

他那遇到一点点事情就死机的样子,坐在地上耍不肯出门的样子,把支票摔在我脸上的样子,这些画面,经常浮现在我眼前,令我疲惫和难过!

现在,我们依然每天一起出门工作,我再让他做材料,他也会配合,他每天都会问我,你爱我么,我回答爱,但我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我,爱情早就死了。

人性就是这样的真实,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吵架,当我明白一些真相,我就放下了,看淡了,不去纠缠了。

还是努力工作吧,努力学习吧。

今天晚上,我邻居的父亲去世了,我和老公第一时间跑过去,看见邻居哭的撕心裂肺,老人已经岁数很大了,在家里去世的,没有遭受插管抢救这些痛苦,邻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哭到整个人都要窒息了,身体是哆嗦颤抖的,这种悲怆,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抱着父亲的头,抚摸父亲的脸,万语千言都是不舍,他的泪水和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我们陪着他度过这一刻,什么具体的忙其实我也帮不上,直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拿着袋子把人抬走,这是我在菲律宾,第一次送一个熟悉的人走!

回顾这三年,在马尼拉,认识了很多很多的读者,客户,大部分都是读者转换过来,因为大家相信,选择通过我租房,我肯定给租客退押金,在疫情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我们冒着感染的风险,每天坚持工作,带客人看房子,我现在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这些人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服务好业主,对接好物业,服务好租客,这三个方面同等重要,做好售后,这是一份可以持续很多年的工作,只要是不懒,就不会失业。

至于婚姻,里面还有没有爱情,爱情死了,会不会再活过来,好像已经都不重要了,一起走过20年,一起养育俩孩子,一起经营这个公众号,一起服务所有的客户,工作,他愿意干就干,他不愿意干,我就再请一个助理,没必要因为一份材料就引发家庭大战。

我们还有多少个20年可以手拉手一起走过?所以,我决定停止损,余生的每一天,都有这么一个人作伴就知足了。

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就放过了自己,也放过了他!

如果你问我,倒退三年,重新选择,我是否就不折腾了,乖乖留在国内过安稳日子?

我想,我还是依然会选择这种滚烫的人生,喜欢这种生机勃勃的活力,喜欢对工作有炽热的追求,喜欢就算上一秒还在吵架哭泣,下一秒就立刻认真工作。

如果,不把这些写出来,我的病是不会好的,我会被憋屈死。

夜深人静,我的泪水肆意流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