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屏幕截图 2021-09-18 203811.png


      在电信网络诈骗的整个链条中,“吸粉引流”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犯罪嫌疑人通过在社交软件、网络平台等发放红包,一步步取得受害人的信任,完成实施诈骗的“前端服务”,最终让诈骗团伙精准地实施诈骗。

  近日,山东淄博市公安局淄川分局就成功破获了一起为诈骗团伙非法“引流”的案件,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32人,起获现金赃款20余万元,查扣大量手机、电脑、银行卡等作案工具。

  “红包引流”团伙意外浮出水面

  今年8月,淄川公安分局反诈民警在梳理一起案件线索时发现,在一款社交软件的不同群组中,活跃着一批人在里面发放金额、数量不等的红包,疑似为诈骗人员提供“吸粉引流”的人员。根据这一情况,淄川公安分局通过技术手段分析研究,发现一个昵称为“阿财”的账户有大量异常交易,从8月份以来,其日均红包转账交易多达300多笔,随即对其进行锁定,由此一个以发红包诱导受害人下载App后进行诈骗的引流团伙浮出水面。

  在淄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网安支队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大数据分析研判,办案民警初步确定了该引流诈骗团伙的基本构架:该团伙以田小庆(化名)、吴军(化名)二人为组织者,成立由10名核心成员、20多名网上招募兼职人员组成的工作室。该团伙在淄川一平房区设立专门工作地点,另有多人在外县市居家工作。

  8月17日,淄川公安分局抽调反电诈专业队,联合网安、派出所等部门组成多个抓捕小组,对该团伙在淄川区的核心成员进行集中收网,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查扣涉案电脑11台、手机23部、银行卡25张,起获现金赃款20余万元。随后,办案民警又马不停蹄奔赴其它县市,将另外20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到案。

  他们是为诈骗团伙“养猪”的人

  “吸粉引流”是现在刷单诈骗案件的一种翻新方式,负责引流诈骗的犯罪嫌疑人会通过社交平台把受害人添加好友或者加入相关群组,以刷单做任务给受害人发红包的方式取得信任,让受害人尝到甜头,最终由诈骗团伙实施精准电信网络诈骗。淄川公安分局侦破的这一案件,该团伙就是负责引流发红包这一环节。

  “用圈内人的话说,我们就是负责‘养猪’的。啥时候‘猪’养肥了,再由我们的‘上线’实施诈骗。”犯罪嫌疑人田小庆说起自己的“入坑”经历,直言悔不当初。

  田小庆最早是在网络平台做一些刷单、刷好评、涨粉丝之类的兼职小任务,随着接触的时间越长,他逐步通过境外聊天软件结识了诈骗团伙成员,开始接一些别的任务。“一天200元工资,只是负责在一些群里发红包。任务轻松,来钱容易,所以就一步步‘入坑’了。”

  每天早上,诈骗团伙成员会与田小庆对接,预付相应的红包款项,发布相应指令让其在各个不同的社交软件群发红包,以任务奖励金的形式吸引群成员的关注。

  “群里的任务非常简单,一般就是关注公众号、阅读一篇文章之类的小任务,然后通过截图就可以领红包。每个红包有1-2元钱,数额不算大,但是对于那些贪小便宜的人还是挺有诱惑力。”田小庆说,有些人看到真能领到红包,就会逐渐放松警惕,一步步落入诈骗分子的圈套。

一步步成为诈骗团伙的帮凶

  随着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多,“红包引流”工作室被组建起来。“一个人做的太累,我就找身边熟悉的朋友、同学一起来做,又从网上找了20多个兼职人员。”犯罪嫌疑人吴军说,他们有时一天要在30多个群里发红包,每日付款多达3000多笔,得到的佣金也越来越多。

  “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虚拟币进行结算。而且除了做红包任务,发布任务的‘上线’也不会让我们接触任何其他环节。”吴军坦言,他们只做“发红包”这一个环节,从不在群里说话聊天,所以刚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是随着做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也已意识到这里面的风险。

  “做的时间久了,也能琢磨出一些门道。有些人一旦上钩成为目标人群,就会被‘上线’单独拉到另外的群里,诈骗团伙就会着手实施诈骗。”办案民警经初步审讯得知,该团伙从今年7月正式运作至今,已先后为诈骗团伙“引流吸粉”2000余人,非法获利30余万元。

  “为诈骗团伙‘引路’,公安机关就要断其后路。”淄川公安分局副局长杜通说,这类帮助电信网络诈骗集团‘吸粉引流’的团伙是最先接触到受害人的,他们虽然不会实施具体的诈骗,但是如果没有他们提供所谓的‘前端服务’,诈骗集团就不能精准地实施诈骗,“因此打掉这些所谓的‘吸粉引流’团伙,就能切断犯罪分子整个诈骗链条,有效降低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发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