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7月15日,北京法院裁判信息网公开一份判决书,北京男子张维为了能够当上某贴吧吧主,向时任百度贴吧产品运营经理薛飞,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行贿一辆价值超过70万元的宝马X5汽车,以及现金人民币3万元。

  收到好处的薛飞,在其在担任百度贴吧事业部资深产品运营师、产品运营经理期间,为张维上任贴吧吧主等事项提供帮助。最终,张维和薛飞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和罚金。

  一个贴吧吧主职位价值70万元,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围绕百度贴吧,已产生了一些暗黑产业链,甚至百度官方也曾试图加入争夺。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百度已有多名员工卷入贪腐。

  为当上吧主,向百度员工行贿一辆宝马X5

  一个贴吧吧主职位值多少钱?答案是至少一辆宝马X5外加3万元现金。

  7月15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公布的裁判文书显示,薛飞和张维都是1982年生人,二者户籍都在北京市朝阳区。2016年至2018年间,在薛飞担任百度贴吧事业部资深产品运营师、产品运营经理期间,利用其制定、审核吧主上下任规则的职务便利,为被告人张维上任贴吧吧主等事项提供帮助。

  2017年,张维向薛飞行贿现金3万元,后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被告人薛飞行贿宝马X5越野汽车1辆,价值超70万元。

  截至2019年4月案发前,张维以首付款及向薛飞妻子陈瑶的中信银行账户转账的方式支付车款共计702092.6元。

415455376824954副本.jpg

  2019年4月19日,民警以了解被告人薛飞车辆刮蹭为由约其到公安机关,2019年4月21日,被告人薛飞、张维到公安机关后被传唤到案。到案后,薛飞随将人民币57万余元退至陈瑶银行卡中,该银行卡被冻结。

  此后,该案被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在法院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薛飞将人民币15.32万元退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公诉机关向法院提供了相应的证据材料,认为薛某的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张某的行为已构成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薛某和张某均对指控事实和指控罪名没有提出异议。

  法院表示,鉴于张维是在“犯罪以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因此“系自首”;薛飞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且已将违法所得全部退缴,法院依法对其二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最终,薛飞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罚金3万元。张维因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罚金2万元。同时,向被告人薛飞追缴违法所得73.2万余元,予以没收;在案扣押、冻结的钱款折抵上述钱款,剩余钱款折抵被告人薛飞被判处的罚金。

  张维和薛飞均没有对起诉书的指控事实和指控罪名提出异议。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2018年,薛飞从百度跳槽到字节跳动,被百度以违反竞业协议为由将其起诉。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3年4月24日,薛飞入职百度,在百度公司担任搜索生态业务部高级经理,于2018年9月7日离职。百度工作期间,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中包含保守商业秘密及竞业限制。

  2018年9月7日,薛飞从百度公司搜索生态业务部离职,并于当日签署了《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告知书》,载明薛飞的竞业限制期限为2018年9月8日至2019年9月7日,百度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4030元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并将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双方确认,薛飞离职后,百度公司共向其支付了9个月的竞业限制补偿金,税前共216270元,税后为191977.05元。

415455418304863副本.jpg

  2019年2月至4月期间,百度拍摄到薛飞前往字节跳动公司办公场所的视频文件、照片,显示薛飞进入了标有“字节跳动”标识的办公场所。薛飞还签收了地址为字节跳动公司的EMS快递。

  百度公司据此主张薛飞在2019年9月7日离职后即入职字节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薛飞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86.51万元,竞业限制补偿金21.63万元,违反保密义务赔偿金5万元,并继续履行保密协议。

  薛飞承认,他在2018年9月下旬入职了字节跳动公司,但于2019年4月底从字节跳动公司离职。因2019年4月21日,薛飞涉及贴吧吧主的贿赂案件,已被警方羁押。

  海淀法院最终判决,薛飞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约定的保密义务,并向百度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约21.63万元,以及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55万元。

  吧主利益诱人,百度官方曾加入争夺

  百度贴吧一度是国内最大的中文社区,如今虽已算不上主流社区,但隐藏在其之后的经济利益却依然很大。

  官方对贴吧的定义是,结合搜索引擎建立一个在线的交流平台,让那些对同一个话题感兴趣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方便地展开交流和互相帮助。用户在这里可以根据一部电影或电视,一款游戏,一个事件等组成不同关键词主题的交流社区。

  贴吧页面显示,截至目前百度拥有超2000万个贴吧。而每一个贴吧里面,都聚合了大量垂直细分的用户群,也都有一个管理者,那就是吧主。根据百度贴吧吧主协议,吧主有严格的管理权限,也明确不能私自接广告,违反的话会被百度罢免甚至封号。

  尽管如此,吧主拥有对站内帖子的生杀大权,可以随意删帖、置顶帖子,也是贴吧线上线下活动的组织管理者。

  一些知名贴吧如“帝吧”,关注人数达到3340万,其吧主的现实影响力非常大,甚至可以成为某个领域的意见领袖。如2016年1月份,“周子瑜事件”引发帝吧出征Facebook,成为国内舆论力量的重要一环,得到官媒认可;2019年8月,帝吧再次出征香港,并被新闻联播点名夸奖。

  但这种影响力,某些时候就变成吧主的非法变现手段。

  近期有媒体报道,“朴灿烈吧”吧主拖欠代理商货款130万,粉丝集资款1068万跑路。7月5日,北京朝阳市场监管通报称,接群众投诉,“朴灿烈吧”吧主唐某某涉嫌挪用部分款项未向供货商支付导致供货商拒绝发货。据了解,该吧主目前已经被拘留。

  通常而言,吧主由吧里三级以上会员申请,用户投票产生。但一些具有营销性质的贴吧里,可以设十个小吧主,吧主可通过招募小吧主,来出售或出租贴吧管理权。

  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法院公开的一起案件中,2015年下半年,郭某在百度贴吧取得“某补习学校吧”、“西安某补习学校吧”的吧主资格,将有关某补习学校的负面帖子置顶,同时置顶招募吧主的帖子。

  一年后,该补习学校发现上述负面帖子后,与郭某联系删帖事宜,郭某便要求该补习学校以5600元的价格购买上述两个贴吧的吧主资格,然后才有资格删帖。该补习学校随即报警,郭某被公安机关抓获。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对吧主而言,更大的收益来自流量变现。据一位担任过吧主的知乎网友介绍,有一点商业价值的中型贴吧一天的置顶费用1000元左右,热门贴吧的可达到三五千元。


更有网友透露,“帝吧”一年挂广告赚500多万,一个百万吧友的贴吧,置顶一个帖子月费几十万。


      吧主可以通过广告变现,百度更希望将贴吧商业化运营以增加营收,但最后却引起了一场舆论风波。

  2016年1月,有网友发布求助声明,称自己系百度贴吧血友病吧原第二大吧主,但百度方面却单方面撤除其职务,空降官方吧主并撤换吧务组成员,将医疗贴吧商业化运作。

  后据知乎网友调查统计,在百度3259个健康保健类贴吧中,有近40%的热门疾病吧已被卖。数名非疾病吧的原吧主称,百度售卖的不仅是疾病贴吧,包括地区吧、行业吧、兴趣吧等,都有涉及“商业化合作”。

  据北青网的调查,百度将贴吧交由运营商做竞价排名,一般冷门贴吧的吧主价格在几万左右,如果要承包病种类的贴吧,需要通过竞标的方式,价格一般一年不会少于20万。

  在商业机构进驻后,“删帖、置顶、广告、禁言”等一系列商业行为频频出现,而百度制定的贴吧规范、吧主规范,则屡被打破,规则形同虚设。

415455530397567副本.jpg

  这场沸沸扬扬的“血友病吧被卖”舆论事件,招致了很多用户的不满,在被相关部门约谈后,百度宣布停止贴吧代运营合作,与运营商原合同到期后关闭吧内商业运营功能。

  这也意味着百度贴吧在商业化探索道路上折戟。而此后的几年,作为百度除搜索之外的第二个明星产品,贴吧并没找到很好商业化路径,其依赖的广告和营销也没有给百度贡献太多营收。

  在众多新的移动应用兴起后,贴吧的用户流失严重。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3月份百度贴吧的月活数量仅剩4000余万。到了2020年3月份,易观千帆统计显示,百度贴吧月活降至3734万,应用排名跌至100名开外。

  2020年7月份,有媒体报道,百度贴吧重新尝试商业化,以邀请或者付费的形式邀请各品类的企业或者商家等,在贴吧内打造社交+电商模式。

  不过至今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百度曝出多起员工违法事件

  近年来,百度发生了多起员工违纪违法事件,包括总监、副总裁级中高管都出现在通报名单中。

  据悉,在百度,有由从事过企业内审、检察官、警察等职业的专业人士组建的一个“职业道德委员会”,专门对公司内部进行腐败调查。该委员会具有高度独立性,直接受命于最高管理层指挥。

  2016年4月份,百度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之名被开除。当年9月份,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了17起内部违纪案,开除30人。同年11月,百度副总裁、有“接班人”之称的李明远,涉嫌与被收购公司私下巨额经济往来,最终引咎辞职。

  2018年12月,因为多次虚报打车发票,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讨论决定,对涉案55名违纪员工全部予以辞退,涉案的出租车也已被执法部门查处。

  2019年8月,百度再次通报涉及内部查处的12起严重违纪案件,包括受贿、侵犯商业机密等违法行为,也有虚假报销、虚报奖金等违纪行为。其中涉事14人被辞退,部分员工被警方正式刑事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2020年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对外曝出,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相关信息显示,2015年起韦方任百度财务总监一职,2018年初韦方被提拔为财务副总裁,案发时在15家百度系公司任监事。

  2020年9月28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特别顾问史有才、百度KA(大客户)销售负责人李忠军以及相关的部分代理商和客户分别在浙江、江西和江苏多地被警方带走。在此之前,史有才曾于9月15日在杭州机场被嘉兴警方带走,原因是非法赌博网站推广。

  知情人士称,“以前百度不允许做赌博网站推广,抓到罚款十倍,史有才回归后,他们开始做,一下量就暴涨起来了。”对此,百度不予置评。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加奇认为,互联网企业违法事件频发的原因在于,关键部门权力和利益诱惑较大,相关负责人在利益诱惑下敢于铤而走险;也有一些企业负责人法律意识淡漠,对比如客户给报销差旅费用,出国费用等习以为常不认为是犯罪。企业需要加强法律风险警示教育培训,建立完善的合规体系,加强监察力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