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410927561495206.png

摘要

1 . 前年底至今,设立在星国的单一家族办公室数量翻倍,净资产超过8亿4千万元的超高身价人口增加速度仅次中国、瑞典。

2. 新加坡6万多的确诊病例中,死亡人数仅32人,且30%人口已接种疫苗,降低疫情意外再次蔓延的可能。

3. 新加坡设有「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是一种快速的移民管道,以及「可变资本公司」,使投资者更易于进入和退出其投资。

一株病毒,正在将大把大把的钞票扫进新加坡,吸引东南亚各国超级富豪搬进这个避难天堂。

《彭博》指出,金钱在星国流动的盛况,前所未见。从前年底至今,设立在星国的单一家族办公室数量翻倍、达400间,这当中,包括由Google共同创办人布尔(Sergey Brin)和海底捞共同创办人舒萍设立的公司。不仅如此,根据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发布的报告,2020年,净资产超过3千万美元的「超高身价」人数比前一年增加345位,高资产人口增加速度仅次中国、瑞典。

高尔夫球社团、房地产以及高档餐厅如雨后春笋般地在这个电影《疯狂亚洲富豪》的取景地冒出,富豪在星国疯狂撒钱的景象不再只是电影情节,而是正在上演的现实。

疫情中死亡率低、疫苗接种足够,星国从富豪「渡假胜地」变「长居家园」

打从香港反送中运动掀起社会动荡以来,新加坡就成为高资产人士的金流避难地。《日经》报导,2020年4月和5月,新加坡金融机构里的外国居民存款金额比前年同期暴增40%,正好是香港国安法准备生效之前。一位私人银行家指出,眼见香港社会不确定性持续,金融资产超过2千万美元、以及资产介于500万至2千万美元之间的人陆陆续续将钱转移到新加坡。

就算是太平时候,新加坡也早已是中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富豪热爱前往的地点。只不过,以前他们通常去星国短期度假,到一流诊所身体检查、造访赌场或是逛精品店;现在,富豪们却偏好带家人在新加坡长住好几个月,一些人甚至寻求居留权、想要长居于此。

在背后改变他们行为的,是持续肆虐全球的Covid-19疫情,以及星国的防疫佳绩。

新加坡6万多的确诊病例中,死亡人数仅32人,死亡率仅0.05%,根据人均计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死亡率比它高出10到30倍,让新加坡成为名副其实的避难天堂。

除此之外,目前新加坡30%人口已接种疫苗,比例较中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高,进一步降低疫情意外再次蔓延的可能性。

一位银行家告诉《彭博》,目前新开户的高端客户里,中国客户最多,接着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另一位银行家则说,现在拜访客户容易多了,以前他往往必须搭长途飞机,现在只需要在国内往返,甚至只要在同一栋大楼中上下来回,因为他有多位印度尼西亚客户现在都住在同一栋新加坡豪华公寓里。

星国政府友善的居留权、投资政策,吸引富豪注资、定居

因香港动乱而来的资金转移,以及因疫情成为防疫避难所,这些,虽然都是因意外而生的时运,但新加坡政府却是牢牢地主动揣住。

《日经》指出,新加坡的政策让富豪更容易在当地安定下来。

新加坡原本就设有「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Global Investors Program),这是一种快速的移民管道,申请人只要在新加坡投资,本人及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就可以申请永久居留权。投资方案包括投资至少25万新加坡元在当地企业、特定基金,或是设立资产至少2亿新加坡元的家族办公室。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资深副总裁Matthew Lee表示:「这让我们能吸引更有质量的投资人,我们想强化新加坡作为亚洲关键枢纽的地位。」

不仅如此,星国政府更乘胜追击,于2020年推出一个新的投资工具,名为「可变资本公司」(Variable Capital Company,VCC)。相较于传统的公司结构,此类企业更灵活,既可以设立为一个独立体,也可以设立为一个拥有大量子基金的伞型实体,使投资者更易于进入和退出其投资,因此能够吸引家族办公室、风险基金、私募股权前往该国设立公司。

而为了鼓励投资人从开曼群岛和毛里求斯等避税天堂转移财富到星国,到2023年为止,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并将承担在该国设立VCC的部分费用。从去年至今,已经有260间可变资本公司在新加坡成立。

富豪入住带动新加坡产业成长

量变,带来质变。各地富豪决定长居新加坡后,进一步带动当地许多产业蓬勃发展。例如,这些新居民们需要一辆车,方便到处活动。专卖豪车的新加坡代理商Vincar指出,自从去年中以来,卖给外国人的高档车销售额比前一年跳增50%至60%,其中大多数都是付现金的中国人。

除此之外,富豪也光顾在地高级餐厅。新加坡一家米其林餐厅Odette一客餐点要价1千新加坡元,却已经连续好几个月都被订满,餐厅经理表示,一些印度尼西亚人每2到3周就会来用餐一次。

新加坡富豪数量持续增长,星国政府未来挑战是贫富差距

莱坊高阶经理人Wendy Tang表示,未来4年内,新加坡超级有钱人的数量将激增31%达4,888人。该公司报告也显示,新加坡是最多亚洲有钱人们在亚洲置产的区域。

富豪人数持续成长,大银行也摩拳擦掌、加大布局星国的脚步。未来2年,摩根大通(JPMorgan)计划将新加坡的私人银行家数量增加一倍。花旗(Citibank)也计划,2025年前替新加坡的财富管理业务增聘超过330名客户关系经理。

不过,光亮永远伴随着阴影。由于富豪入住,新加坡房市蓬勃发展,将使星国非富裕人口居住成本拔升,造成贫富差距加剧,将是新加坡政府接下来将面临的课题。

在防疫层面,社会不平等的问题也鲜明地被映照出来。去年新加坡疫情在移工宿舍爆发,到现在虽然疫情已控制,星国政府仍规定这些移工离开宿舍前,必须先取得雇主同意。这固然使该国确保疫情不会再次爆发,因此能取得「防疫天堂」美名,并吸引各地富豪前来,却牺牲了弱势阶级的权益。

不论新加坡政府是否有意解决此问题,这是任何政府面临幸运的经济「机运」时,可能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