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410838278626744副本.jpg

我写下自己的故事,发布在这里,算是个寄托。

有这样一个姑娘,15岁时和同学相恋,怀孕了休学,生下了一个女孩。幸运的是,小伙子也是真的爱着她,初恋的威力其实比我们想象的大很多,他们一起做了许多荒唐又甜蜜的事情。小伙子家境不错,在父母的支持下,开了一间表店,供养着年轻的小家庭。

然后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一场车祸夺走了小伙子的生命,姑娘痛不欲生,但是为了女儿只能坚持。小伙子的父母收回了表店,姑娘也失去了收入来源,也并没有能让她找到一份好工作的文凭。这年她19岁。

在父母有限的资助下,她独自扶养女儿,并考到了教师执照,在当地的一家残障学校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东凑西借的勉强足够娘俩的花销。直到女儿五岁要上学的时候,小伙子的父母出现了,并以他们能够给小孩更好的生活条件为由,带走了女儿,甚至节假日都没办法带回来一起生活,只能一个月探视俩次,还要接受小伙子父母的冷眼冷语。也许他们把失去小伙子的悲痛转嫁到了她身上。

对她来说失去了女儿等于失去了依靠,小伙子留给他的全部东西就只剩了一块当时开表店时留下的CASIO女表。她到教堂祷告,求过父母,当然也求过小伙子的父母,请求他们把女儿还给她,答案当然让她绝望。除非她能证明有足够能力抚养女儿长大,不然就没戏。

以她现在的收入永远都不能证明这点,然而最小的生意,她曾经考虑过的一家小饭店,需要拿出来的资金她也是不可能有的。于是,为了抢回属于自己的女儿,一个年轻的姑娘,只好考虑用上了自己最后的资本。这时她22岁。

“你需要妓女么?”和其他花枝招展的站街女郎不一样,她问的很直接,当然这已经是三个月以后。在此之前,她只接触过小伙子,想要突破这障碍也是比较困难的。然而这种事有过第一次,第二次就变得不那么难了。

姑娘就是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的,对,我是一名嫖客。严格意义上,我只是在街上闲逛,被她当成目标客户而已。

我是一个爱好旅游者,每年会选择一个月出行,体型偏胖却喜热不喜冷,所以经常选择东南亚国家或者中东。尤其喜欢菲律宾,虽然这里会比越南缅甸泰国等要贵很多。为什么呢?美食美景和美女!其他不说,这里的姑娘其实很符合国内的审美观,长头发,高鼻梁,深眼窝,大眼睛,有胸有腰有臀,皮肤暗点,却胜在自然,有健康美!而且这边的姑娘再瘦,也会有挺翘的胸和圆润的屁股,不像国内,瘦的姑娘,胸罩一脱,摸都摸不到,只剩葡萄干。但最吸引我的,其实是她们的笑容,菲律宾姑娘喜欢笑,那种灿烂没有深入过其实你不会了解。

我其实不喜欢嫖,在菲律宾把妹其实不是太难的事情,特别是外国人,反正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比如这回。

这里是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新城MAKATI,所在的一条酒吧街,也是流莺最多的地方。如果你打开微信附近的人,十有八九是小姐。通常都会委婉的问你,需不需要按摩,特殊服务面谈之类,我大多不理睬。

直到看到这条“你需要妓女么?”我和走在一起的朋友都觉得很奇怪,我回了一句为什么不呢?她可能怕我看不懂,还补了一句需要钱的哦。我说没问题,你先过来。我告诉了她我所在酒吧的位置。

这里的酒吧通常结合饭馆酒吧还有驻唱歌手,欧美的游客非常喜欢这里的风格。

她当然是美女,穿着质地普通的黑白色裙子,却掩盖不住的风采,我也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同。话说如果她不漂亮或者只和其他的姑娘一样,就没有接下来的故事了。

其实我和我俩年没见的老朋友之前已经一起呆了五个小时了,俩个男人之间如果没有姑娘调剂,聊这么长时间的天,也已经差不多了,这也是我们走到酒吧街的原因。

她的出现,我和我的朋友都被吸引住,朋友告诉我,搞定她,晚上包夜走,费用我出了。这里的姑娘会挑客户。

朋友不知道也想不到的是,当我看到那姑娘,心底是有不一样的感觉的。“我们也许会成为朋友”我对姑娘如是说,我给她叫了一瓶生力淡啤。

菲律宾的啤酒是很好喝的,也许是气候原因,一瓶冰爽的啤酒,会给炎热的夏夜增色不少。

俩杯酒下去,人都会健谈不少,男人总是喜欢和姑娘聊天的,搞不好聊到high处,还能打个折呢。我总是喜欢YY,虽然朋友买单,这是面子问题。

我握了握她的手,有点冰凉,手心的皮肤并没有粗糙的感觉,脸上画的淡妆也不是便宜货,这并不是农村人家的姑娘,如果是农村出来的姑娘,总会做很多的家务活。菲律宾人总体上并没有像中国人那么追求物质,大部分出来卖身的,都是穷的过不下去的类型,这种过不下去是真的没饭吃,穷国的悲哀。

我有点好奇的问姑娘,为什么她会这样招揽客户,她说,她今天只要一个客户就够了,如果客人真有需要,直接点并不坏。姑娘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当她发现我在打量她,她显得有些紧张。

慢慢的,我就知道了第一段中的故事。

我不是善良的人,一直不是,但是男人对美女总会做出一定的不理性的行为。

我带她回了酒店,她很小鸟依人,我拎了俩瓶水,和她在阳台上聊了近俩个小时,这时已经是凌晨俩点。也许我和她其他遇见的客人不一样,她和我说了很多,包括她的女儿,她死去的丈夫。

在菲律宾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故事,这边姑娘通常十四五岁就谈恋爱,然后避孕不好,然后就怀孕,由于信仰又不能做人流,就会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男人跑了,只能自己带孩子。

姑娘已经选择接受,她瞒着父母出来做这个,一周只能周末出来找客人,想存起开个小饭馆的钱,把女儿接回来。不说饭馆开起来能不能坚持生意,还有男方父母也不见得就会放她女儿回来。这些打击的话我没和她说。

再说,编故事的姑娘我见过很多,我只是半信半疑,反正不关我事,我只要享受有人陪伴的这个夜晚就好。

可能因为很少和人说这些话,后来的相处,姑娘显得很动情,和以前的经验完全不同。技巧虽然不专业,但是原本有点冰凉的身体居然变得火热,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我有些喘不过气。

完事儿了,我在阳台上发着呆,觉得很替姑娘惋惜,耳边老是环绕着刚才她的喘息声。她抱的我有点紧,特别是高潮来的时候,她来了俩次,有在我的背后留下痕迹。作为一个老司机,知道她还不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妓女,最起码我很轻松的送她去了高潮。

我就是这么个伪善的人,或者说自认为是个多情的人,刚用完人家又开始为人家的遭遇而惘然。我不抽烟,只喝酒,姑娘也陪我喝,继续聊着天,问着各种问题。

其实我对她的印象挺好的,如果不是这样的场合遇到,也许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她的笑容很美,也许是因为她的眼睛,我看姑娘最喜欢看眼睛,能看出她有没有复杂的东西。

趁她洗澡的时候,我偷偷的看了她facebook的账号,翻阅着她以前发的点滴。她的家庭很庞大,所有的照片都带着笑容,然后我见到了她的女儿,再往前翻,没有了。然后我发现了一段视频,她和他她妹妹跳的一段舞,然后笑得在床上打滚。是的,我真的很喜欢她的笑容,那段视频我看了五遍。

不过也仅是喜欢。

我赤裸着身子,站在阳台上喝着酒,她也走出来,赤裸着身子。她的身材很好,就像我之前说的,这边的女人就算很瘦,依旧有胸有臀,还有修长的腿,完美的葫芦型。我侧过头看着她,看着那让我喜欢的笑容。她走过来,环着我的腰,头靠在我肩上,皮肤恢复了那冰凉。

这凉比手中的那瓶生力更让我觉得舒服,我扳过她的身子,面朝向自己,哎~

卿本佳人,奈何做妓!

胸中有股闷气,我开始和她诉说我自己的故事。

我是一个生意人,失败的生意人,从08年转战迪拜,菲律宾,俄罗斯统统铩羽而归,还好每逢危机之时,都有贵人出手相助,保住东山再起的元气,虽然大原因不在我,但肯定与我这躁动不甘寂寞的心有关。

说到这里我突然理解到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帮助她的心理了。对,之前说的许多故事,翻facebook其实是想帮她了,想做她的贵人。只不过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虽然喜欢她,而且姑娘也没有说让我帮忙,只是我一心情愿而已。

其实听她说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所需费用也不多,也就是人民币万元左右。如果一万元能够换来一段特别的经历,这不是很划算的事情吗?这类似赌博,她可能拿了钱就消失,那反倒是好事。

姑娘冰凉的身体贴着我,轻轻的说,她会记住刚来过的俩次。我促狭的看着她,这很难得吗? 是的。我沉默。

身体的反应总是比人要诚实,也许是有过一次,姑娘放开了很多。我坐倒在阳台的躺椅上,享受了她的第二次服务。 果不其然,她又变的火热,热的我喘不过气,我喜欢这种感觉。 也许是女上位的关系,她来的比之前还要快,她叫了我的名字。飞舞的长发,点点的汗珠,我握住了她丰满的圆挺。

我知道我一点都不讨厌她,那一刻我已经做了决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X3.4  © 2001-2020 菲阅不可.